时时彩在线论坛技巧

  • 025-66025682
  • 13347700992
  • 819694403
  • 415903019
  • 唐经理
  • 819694403@qq.com
> 工程翻译

现场口译实例分析 

发布时间: 2016-11-07  点击:         打印本页

 
作为双语互译的现场口译人员,要具有 良好的中外文基础知识,不断积累相关专业 知识,加强译外功的训练,增强随机应变的能 力,在现场口译中才能做到游刃有余。本文试 提出笔者在口译实践中的浅显之见。
1语言基础是关键
1.1听懂再译
在现场口译中,译员没有时间査阅字典、仔细推敲,必须将双方的信息以最快的速度准确表达出来,这就要求译员有较强的听力。各国、各地都有不同的方言,听不懂时可以请对方重复直到弄懂后再译。然而如果在翻译过程中总是出现“I beg your pardon?”或 “pardon me.”一个信息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弄明白翻译过来,就会令交谈双方总处于等待弄懂对方意思的境地。
一次在参加某大型电站机组投产前的调试工作中,一位澳大利亚专家对停产及下一步的工作安排提出了自己的看法:“The unit was shunt down because of the wrong operation by Mr. Wang, hopefuly he can take it as a good lesson. I wish it can be synchronized with the system in three days. ”
字面看似简单的一句话,译员由于不熟悉澳洲人发目习惯,未听清“synchronized”及时间“three days ”,将上句话译为“机组由于王先生的错误停止运行,希望他将此作为好功课,用几天学会系统。”译出后令中方现场指挥莫明其妙,因为指挥希望外国专家就停机后机组恢复运行的时间作出答复。当然,在另一位译员的帮助下,最终弄清了专家的想法而未影响工作进度。但在现场工作中出现诸如此类未听懂就乱译的现象比比皆是。传递的错误信息给双方合作造成不良影响,常弄得谈话者尴尬万分。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错误,其原因:一、听力训练不足。只听到前面就凭自己的主观想像猜译,将最关键的部分丢弃,篡改了谈话者原意。其实只要再请对方重复后半句就可弄懂全句意思,将整句完整译出。不能老是请别人重复,在现场口译时间也不允许你总让对方重复后再译。当然事后得总结经验加强听力训练。二、至于将“lesson”译为“功课”则属于词汇量、知识面不广造成的。英文中有许多词为一词多义,在记忆单词的过程中就应该注意每个词在不同语境下的不同含义。三、将“wrong operation”仅译为“错误”虽然句子意思巳基本正确,但未译出属什么错误,在此译为“误操作”更佳。所以全句若译成“由于王先生的操作失误造成停机,希望他能吸取教训。机组可望在三天内与系统并网。”就将说话者的意思清楚地表达出来。当然,口译没有一成不变的标准译法,每句话都具有多译性,其译法常因人因时而异。
1.2掌握一句多译
作为一名好的口译人员,应练就一句多译的本领,增强应变能力。一句多译主要有三种方法:词汇的替换,句法的转换和逻辑的变化。简单的一句“这条铁路全长约1600公 里”,采用词序、词性替换就可以译为:1. The railway has a total length of about 1, 600 kilometers. 2. The railway is totally some 1, 600 kilometers long. 3. The railway is totally about 1,600 kilometers in length. 4. The total length of the railway is approximately 1,600 kilometers.
又如“将调速器从手动切换到自动,观察调速器的暂态响应”可译为:1. change over governor from manual to automatic mode and observe the transient response of the governor. 2. change over the mode of governor from manual to automatic and observe the transient response of it. 3. change over the mode of governor to observe its transient response.译法I中按照中文字面照译,用“and”将两句话连接起来;译法2则将词序作适当调整,并用“it”代替上文中出现过的“governor ”以避免重复-符合英文习惯;译法3将两句话用不定式“to”连成一句,采用逻辑变化形式来译。以上三种译法并非此句的佳译,但已将基本意思表达清楚,达到了口译的目的。由此可见,口译无固有的标准译法,一句话可以换多种说法。当然,在口译时不能凭自己主观想像瞎编乱译,应按一定规律,遵循语言表达习惯。找出规律,总结出不同的表达方式,力求准确快速传递双方意见。
在英语中数字表达法也很多,但也有规律可循,如“220”,可说成“two hundred and twenty”,也可以说成“two twenty”。“3500”可以译为“ three thousand and five hundred ”,也可译成 “thirty five hundred”。“7亿”既可以说成“700 million”又可以说成 “0. 7 billion”。译员在翻译过程中只有通过长期积累,采用不同的表达方法力求能将数字准确无误地译出来。
此外,一句多译还表现在运用解释性翻译中,如“解放以来”若译成“since liberation”当然没错,但对于不了解中国历史的人而言,就不知“解放”究竟始于何年,建议翻译时作一点相应的补充,译为“since the foundin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1949” 或 “since 1949”要好一些。同样,将“文革期间” 译成“during the period from 1966 to 1976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对于不了解中国那一段历史的人来讲,显然要比“during the period of Culture revolution”的时间概念更清楚。
1.3约定俗成的习惯表达法 
在翻译过程中,对于约定俗成的表达法不能任意杜撰。如中国的传统节日已有固定译法,像“春节”(the Spring Festival),彝族“火把节”(the torch festival)等。同样,英语中也有许多固定搭配,特别是动词词组的搭配和一些短语的用法,汉译时应注意,切忌望文生义。如“The meeting will be put off till next Tuesday,as the boss is away”。句中 “put off”实为“postponed”(推迟)之意。再如“I’d like to take up the question with the person concerned”。句中的“take up.“with”意为“向…提交”。口译中常用“the State”代替“the United States”,若不知道有此说法,当别人问及“Have you been to the state?”时,你再反问“which state?”会令对方啼笑皆非。
2相关知识的积累不容忽视
丰富的文化背景知识和相关专业知识有助于口译人员的临场发挥。常言道“功夫在诗外”。不了解所学语言的文化背景,在翻译中常会闹笑话,甚至冒犯了别人,自己还不知道。如将致苏格兰人的祝酒词“为了中英人民 的友谊干杯,,译作“I wish to propose a toast to the friendship between the Chinese people and English people”令苏格兰人不悦,而 将“English,,改译成“British”就避免了误会。 双语互译中不能忽视中文水平的提高。“有人在拖我的后腿”若译成“someone is pulling my hind leg”则大错特错了,别人会反问,那你的前腿在哪儿?这样的句子不能照字面逐字翻译,应理解其含义后再译。其实原句中“拖后腿”意为“牵制”,故建议改译为“someone is holding me back”更好些。中文的成语典故很多,自己首先要将含义弄明白再译。这就要求译员加强中文修养,切忌闹出将“胸有成竹”(well thoughtout plan)译成“a bamboo in my stomach”之类的笑话。
口译是双向的,译员必须是个“杂家”,就像百科全书一样,既要了解文化背景,避免在口译中犯忌;又要有相关专业的知识,以免在专业翻译时漏洞百出。常见有这样的译员,在担任一般日常生活翻译时感到得心应手,而一旦碰到专业翻译则显得力不从心。一次在参观电厂时,省外办一位资历颇深的翻译,由于不了解电厂发电运行的基本原理和与之相关的专有名词,在翻译过程中,无法准确表达基本含义。他将“静电除尘器”译为“electric dust remover ”,当然外方也知道这是指“electrostatic precipitator”,但是当外方讲到 bituminous (烟煤)和 anthracite (无烟煤)这两词却怎么也译不出其汉语意思;在谈到炉膛内水冷壁上结焦问题时更是难以讲清。
像这样由于不懂相关知识及专有名词,给口译工作带来诸多困难的例子还很多。
涉外引资洽谈过程中常碰到许多专有名词,如“回报率” (IRR ),“补偿贸易”(compensation trade),“股本金”(equity)等。而在涉外税收中又有像“income tax”(所得税),“added value tax”(增值税)等特有说法。地质学上的专有名词诸如“古生代”(The palaeozoic Era),“石炭纪,,(The Carbonifer-ous period)等晦湿难记的单词,更增加了口译难度。而现场口译时又没有时间和机会去查阅字典。解决的办法只能是临时采取解释性翻译。对方听懂后会告诉你正确说法,这常是经验丰富的口译人员在现场翻译中的高招。这样虽花点时间,但绕了个弯仍达到殊途同归的目的。不过这只能偶尔应急使用,主要解决的办法仍然靠平时收集有关材料,了解相关科技领域的基本知识及汉、英的相应说法。掌握一词多义的用法,不要犯将“busbar”(母线)说成“公共汽车拦杆”,将水电站中的 “turbine”(水轮机)说成是“汽轮机”那样的错误。笔者在参加一次讨论关于电站建设中混凝土掺和料(additives of concrete)的使用时,由于事先了解了有关的专业知识、查阅了相关词汇,所以在谈判中,当出现“凝灰岩粉”(tuff powder ),“骨料”(aggregate ),“粉煤灰’’(flying coal ash)等词时才未感到措手不及。专业知识的积累并非一朝一夕的事,译员需要长期坚持不懈的努力方能成为“杂家”。 然而,要想成为优秀的口译人员,还必须具备随机应变的能力,充分把握谈话的契机,使双 方的思想能更好地交流。
3随机应变,发挥再创造性
较强的随机应变能力,有助于现场口译的发挥。翻译不是机器,只将原话照译,当发现待译的内容有明显错误时,一定要纠正,按正确的译法传译,随后再将改过的内容告诉主讲人。一次,当某要员在讲到“某工程的可研工作只需两年,按期将于1996年提交可研报告”而实际上提交报告时间应为1997年。 由于译者了解此项目的基本概况,故在翻译时译为“This project takes two years to carry out the feasibility Study. It’s scheduled to submit the report in 1997”。译完后立即告诉这位要员。因为若可研报告提前一年完成,意味着中外双方要在本年度内多投入数百万资金,而在双方签定的合同中,该年度应到位的资金额度已确定。凡遇到交谈人出现诸如此类的口误或失误时,译者一定要把好关,随机应变。
此外,由于语言文化习惯的不同,翻译中有时需要在不改变说话者原意的情况下作适当的增减、修改,运用翻译的再创造劳动,以达到语言精练,表达出所译内容的精髓。如“特别是中下游河段,水能集中、交通方便、工程量小、地理位置好,所以被国家列为十大水电基地之一。”传译时加了一个“characterized”以使英文句子连贯,译起来朗朗上口:“The middle and lower reaches of the river are particulary characterized by concentrated water energy,convenient transportation, small construction quantity as well as good geographical situation thus being listed as one of the ten largest hydropower basis in the country.”又如“We have friends all over the world.”译为“全世界都有我们的朋友”一点不错,但对应中文表达若译为“我们的朋友遍天下”就显得简练,层次分明。再如“I had the longest day today”可译为“我今天真是度日如年”以表达出说话者的感情色彩。
口译过程中,由于外宾素质有高有低,所用的词各不相同,特别遇到非英语国家的人讲英语时,其用词常不准确;加之许多外宾跳 跃性的思维方式,更增加口译的难度。刚刚还在讲工作,一下又跳到讲一件与工作风马牛不相及的事,这在现场特别工地现场翻译中常见。有时不得不进行适当的猜译,当然要再用英文征求对方是否就是此意,不能瞎猜乱译。如一次在修理发电机线圈过程中,经过近 半年的努力工作,发电机即将投入运行。在做耐压实验(High voltage puncture test)时已近凌晨三点,在交待完操作程序后,外国专家突然冒出一句“ Remember to bring me a painting brush tomorrow.”当时我真纳闷,他要画笔干吗?于是我译为“明天请别忘了带一把碳刷”,紧接着我又问外国专家“The painting brush or carbon brush? Do you mean the later one?”在他回答了“Yes”之后,方弄明白他要的是碳刷,证明自己刚才的猜译没错。
总之,在现场翻译中,必须充分运用语言基础,设法利用所知的文化背景及专业知识将对方的信息快速、流畅、准确地传递。当然,现场翻译水平的提高不可能一蹴而就。译员必须在长期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积累佳译,提高中外文语言水平修养,注意遣词造句,学会捕捉稍纵即逝的语言信息,真正做到厚积薄发。才能适应当今科学技术日新日异,对现场口译人员要求越来越高的需要。
 
中国科技翻译